“活化石”求变!黎族原始制陶技艺传承人刘梅珍期待走出创新路

“活化石”求变!黎族原始制陶技艺传承人刘梅珍期待走出创新路

2019-01-21 10:01:21 编辑:海南声屏报 来源:海南网络广播电视台
span class="liv-article-review">评论:0 查看数:0

“活化石”求变!黎族原始制陶技艺传承人刘梅珍期待走出创新路


  编者按

  流传几千年的黎族原始制陶技艺,在现代社会发展的滚滚洪流中,也期待着能走出新的路子。基于此,古老的制陶技艺传承人也开始走出黎村,到艺术家中去寻找发展的新思路,碰撞出新的思想火花,到大学的工作室中去寻找新材料新技术。古老的“活化石”等待注入新血液,被唤醒,焕发出新的生机。

  黎族原始制陶技艺传承人刘梅珍期待走出创新路

  “活化石”求变

昌江保突村黎陶产品。

  文海南日报记者 徐晗溪 实习生 于昕鹭

  “宝宝你不要哭,看妈妈做陶多辛苦!等妈妈把陶做好了,就用它来做糯米,让你拿去分给你的伙伴们吃,记住吃了要把陶带回来呀,妈妈做这陶很辛苦!”虽然村子里的人已不再流行制陶,48岁的黎族阿姐、黎族原始制陶技艺传承人刘梅珍依然记得这首从小听到大的歌谣。

  黎家姑娘的“糊口生计”

  “我们黎族人制陶是泥条盘筑,把泥巴搓成条状,一条一条地盘成器皿状。”1月14日,记者与刘梅珍一起来到海南大学海瓷材料艺术实验室。拉胚机、电窑、练泥机、打浆机、3D打印机……看到实验室里现代化的制陶工具,刘梅珍感慨万千。

  在陶器的制作工艺上,当中原地区已经全面使用窑烧的方法烧制陶器时,海南岛的黎族人民仍然使用露天堆烧的方法烧制陶器。这种手制、篝火焙烧的原始制陶方法,在刘梅珍的家乡一直保留到了今天,即便是当下工业化制陶已十分普及,她们仍用祖传的方式制陶。

  她的老家在昌江保突村,距昌江县城石碌约5公里,位于海榆西线旁,属于哈方言黎族村寨。这里四周丘陵起伏、干旱少雨,没有河流,田地很少。

  “小时候,村民依靠水稻为生,没有别的经济来源。如果种植季节迟迟不下雨,水稻就会枯死,村民就没有食物。”没有粮食的日子,陶器成为了唯一能够换来食物的东西。刘梅珍犹记得母亲制好黎陶后,拿去和别村的人换米和肉。如果是换谷子,就将谷子倒入所换陶器内持平;如果是换米,就倒到陶器的一半。挖土烧陶是村子里阿姐阿婆们养家糊口的重要方式。

  因此,黎族妇女制陶,也像织黎锦一样,世代相传。黎族的姑娘,从小就看着奶奶、妈妈制陶,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待到她们长大出嫁了,也就成了制陶能手。

昌江黎陶传承人刘梅珍(中)。 受访者 提供

  头发丝都能成为制陶工具

  看到海南大学海瓷材料艺术实验室里的制陶泥土有精准的目数。刘梅珍不禁感慨,她们制陶的土都是村子里的高岭土,保突村的土可以耐住600度高温,其他地方的土一烧就会爆裂。取土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,先要到山上挖土,挑回来打碎后晒两三天,晒干后再打碎,接着晒三遍,去掉粗大的颗粒和杂物,最后筛出细细的土才可以用。

  从挑土到烧陶,做一件成品黎陶大约要一周时间。对刘梅珍来说,他们做黎陶凭的是经验与直觉,用熟能生巧的手感代替精准的数字,她做黎陶的工具还是木拍、竹条、蚌壳、豆子(抛光用)和木杵。“我们的黎陶主要是家用,盛米盛水煮饭,有很实际的用途,美观与精致不是第一诉求,主要是实用。”

  记者看到,刘梅珍制陶处理陶器罐沿时,甚至会从头上拔下一根头发,用发丝沿着罐沿切割,处理掉器皿不规则的部分,使罐沿更圆更好看。“把晒好成型的陶器放在火中烤,用这传统的方式,成品率很低。一晚上烧30个陶罐,可能有20个会在火中爆裂。”

  传统制陶技艺的低成功率也让刘梅珍开始思考如何创新古老技艺,让更多年轻人愿意传承黎陶制作。好在昌江“黎族原始制陶技艺”2006年入选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,政府也在保突村建了昌江保突黎陶制品专业合作社,为他们出资添置了现代制陶工具,刘梅珍现在也在用电窑烧陶器,往前走了一小步。


昌江保突村的黎陶产品。

昌江保突村黎陶陶罐,制作者用动物形状来装饰。

  想拜景德镇资深工匠为师

  “炼泥机可以处理泥里的空气,将制陶用的泥土真空化,做出来的陶瓷就没有气泡,减少制陶的次品率。”海南大学海瓷材料艺术实验室的教师占马财是景德镇资深陶瓷匠人。他跟刘梅珍一样,手艺承自祖辈。不同的是,占马财曾在景德镇的陶瓷学校学习现代技艺,同时掌握了传统手艺与现代技术。

  这恰恰也是刘梅珍最渴望、最需要的——学习现代技艺。“我初中毕业后就出来打工,做过各种杂工,虽然现在是传承人,但靠做黎陶是养活不了一家人的。”刘梅珍想过开网店、做微商,可是黎陶的销路始终是她解不开的一道难题。

  要创新,创新的技术从何而来?要走向市场,谁来设计符合消费者口味的产品?刘梅珍仿佛是置身玻璃器皿中的飞蛾,有扑火的勇气,前途一片光明却始终找不到突破口。而且,即使是在黎村里,人们也纷纷用上了金属、玻璃、塑料制成的器皿,陶器已不常见,黎族人代代相传,承载着生活、审美的原始制陶技艺也日渐式微,掌握黎族原始制陶技艺的人也不多了。

  刘梅珍真的急了。她自费收集村里阿婆做的陶瓷,将它们保护好放在昌江保突黎陶制品专业合作社,还走进昌江的中小学教授孩子如何用传统技艺制作黎陶。但这远远不够,刘梅珍想要的不是黎陶像博物馆里的展品一样陈列着,她希望黎陶可以再次走进百姓生活,就像她小时候那样,黎陶本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

  “我能跟着您学习现代制陶技术吗?”刘梅珍望着占马财,她既期待又忐忑,想向景德镇陶瓷工匠学习,但又担心付不起学费。因此,当占马财表示无偿授课时,她开心地笑了,用牛皮纸袋包好占马财送给她的釉料,计划着要踏出融合传统与现代技术的一大步。


视听海南台手机客户端<

span class="liv-article-review">评论:0 查看数:0

用户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
0条评论)
    聚享捕鱼app官方下载